主页 > 专家制造 >《黄宗玄专栏》少年马雅各 >

《黄宗玄专栏》少年马雅各


《黄宗玄专栏》少年马雅各

在苏格兰的荒原里,飘荡着黑夜袭捲而来的诡谲。这儿雾气很浓,能轻易地将双眼遮去。冰寒的气体,灌入肺部,浸润了早已冻僵的身躯。这儿的风是如此地狂暴,咆啸着疯狂又尖锐的嘶吼。夏绿蒂•勃朗特的《简爱》、艾蜜莉•勃朗特的《咆啸山庄》、柯南•道尔的《福尔摩斯》,都曾徘徊在这片神秘而又绚烂的荒原里。这块土地,孕育了,最独特、最传奇的神祕事蹟!

沿着群山峻岭而行,苏格兰风笛声彷彿迴荡耳际,悠远、凄凉…. 凯尔特人是这块土地的主人,但在央格鲁-撒克逊人移入之后,新的冲击不断产生。然而,苏格兰之所以为苏格兰,就在于这里的人们有着一颗不畏艰难、勇于冒险的天生基因!少年马雅各继承了苏格兰的血脉,在世界遥远的彼端,开启了一场不可思议的旅程….

《黄宗玄专栏》少年马雅各

故事的起头,要从基督教的变革说起。宗教改革之后,「以人为本」以及「历史」和「人性」的主张,变成主流。但到了十九世纪,世俗化的苏格兰教会,加速了宗教觉醒运动的兴盛。后来,由 钱伯思领导脱离国会教,成立苏格兰自由教会,并派遣无数的宣教士到世界各地宣教。因缘际会下,美丽之岛(Formosa)浮现在马雅各的眼前,成为他一辈子魂牵梦萦的地方….

少年马雅各,出身自由教会之门,从小顽皮、爱好挑战。某次,在玩躲猫猫时,因爬至屋顶水塔处,不慎跌伤。中年之后,为脊椎疾病所苦。或许如此,马雅各走上医学之路!

27 岁时,马雅各在一次教会聚会中,遇到从中国厦门回国的杜嘉德牧师,从那裏,他第一次听到美丽之岛(Formosa)的名字。说也奇怪,一个陌生的地方,竟让马雅各辞别刚订婚的未婚妻,漂洋过海而去…. 也许是葡萄牙人所留下的美丽之岛(Formosa)之名,让人神往;也可能是一股神祕的力量召唤着少年马雅各内心的归属!于是,他在此落脚….

美丽之岛(Formosa)并未如其名的美丽。夹杂在内外的冲击下,这儿的人民,面对外来势力,带着一丝不信任,甚至厌恶。威胁感的到来,道尽这不确定的时空背景,排拒的力道大过包容的力量。少年马雅各,在这儿吃尽了苦头!这段时间,他辗转自台南看西街布道所,至高雄旗后、埤头礼拜堂。一路咬牙苦撑,最终,倚靠着马雅各的仁心仁术,不少人因为病痛得到医治,开始相信他所传扬的福音真理。

《黄宗玄专栏》少年马雅各

此时,回到台南亭仔脚礼拜堂的少年马雅各,兴建了全台第一间西医院于现今台南卫民街与北门街口,台南启聪学校博爱堂附近(旧楼)。而后移至台南市东区东门路新楼医院(新楼)。这段时间,他深入基层,用罗马拼音的台语,向民众讲述医学,讲解圣经。也将苏格兰那片荒原中,独特的开拓基因,在美丽之岛(Formosa)种下!

距离苏格兰万里之外的美丽之岛(Formosa),此刻已近初春。在这靠近海口的港湾,吹拂起冷冽的寒风。这风是从苏格兰的荒原里吹来的吗?我似乎听见凯尔克人吹奏着那悠远、凄凉的风笛声,灌入耳际…. 看似不相干的两地,却有着如此相似的情境。而少年马雅各,留给这片土地,最棒的礼物,就是眼前的「新楼医院」!倏地,耳边彷彿响起那首熟悉的曲子:「唱一段思想起,唱一段唐山谣。走不尽的坎坷路,恰如祖先的步履….」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