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专家制造 >打狗吹水:朝鲜半岛风云的蝴蝶效应在台湾 >

打狗吹水:朝鲜半岛风云的蝴蝶效应在台湾


(写在之前)「打狗」(Takao)是高雄旧名;「吹水」则是香港口语,类似台语的「卡唬烂」或者闲扯淡之意。取名「打狗吹水」,除了用打狗指涉出地理位置上的南方性之外,更希冀本专栏可以有政治意义上的「南方」观点。

政治上,「南方」通常有着浓厚的对抗意味,如北方国家与南方国家的说法;因此,「打狗吹水」将是一个标举「南方」论述,以对抗帝国与权力所在北方的园地。同时,「南方」常常也是某种政治乌托邦的想望与解放应许之地,如同日本作家奥田英郎在《东京大夜逃》与《南方大作战》中,那个传说想望中的政治权力遥不可及的「南波照间岛」一般。

「打狗吹水」,期待能以论述带领着想像,一起找寻那个可能改造台湾社会与政治的阿基米德点的所在!)

原本剑拔孥张的朝鲜风云,在中国派出朝鲜半岛事务特别代表武大伟访问平壤的消息传出后,渐有缓和之迹象。然而,由于媒体刻意地放大和操作台韩体育竞争的风波,以便将本该对动辄打压台湾的中国敌意转移至南韩身上,导致于台湾社会对朝鲜半岛的紧张对峙,好一点者漠不关心,心怀恨韩者,不是抱持着幸灾乐祸,便是期待南韩产业因战事受创而让台湾渔翁得利。但从历史来看,朝鲜半岛风云的「蝴蝶效应」却屡屡影响台湾至鉅,对此台湾人民不得不慎。

从整体大部而观,1895年的日清甲午战争,即是在日本图谋控制朝鲜而驱赶雄踞其上的清国势力的背景下展开,当然结局便在日本正式领有台湾下落幕。同样的,1950年6月爆发的韩战,更让国民党流亡政权重获美国关爱与庇护,而免于中共的棘手催花,更招致目前仍在行进中的「中华民国〔殖民〕在台湾」的历史进程里。

至于局部而论,台湾个别城市发展,也曾受到朝鲜风云所衍生的「蝴蝶效应」而影响深远呢。

打狗吹水:朝鲜半岛风云的蝴蝶效应在台湾

高雄港开港的推手:「日俄战争」

1934年时,高雄市尹松尾繁治便曾说:「高雄港是高雄的生命线。」由此可见,高雄港与高雄市的共栖和伴生关係。事实上,近代高雄港的开港,实可归功于一百多年前的一场战争:「日俄战争」。谈到1905年在中国辽东半岛旅顺港开打的「日俄战争」,可溯及1895年的「日清战争」后,李氏朝鲜终止跟清帝国臣属关係。清廷势力的出缺,便由俄罗斯瓜代;于是,「日俄战争」就在争逐朝鲜与东北势力的背景下展开。

「日俄战争」带来的战后经济荣景,让台湾岛内产业勃兴,米、糖和阿里山林场的木材等,大量集中于高雄港等待输出,再加上1908年的西部纵贯铁路全线通车,更让打狗港成为南台湾物资输出的前哨站。是故,为扩增打狗港的货物吞吐量,1908年高雄港第一期筑港工程便顺势展开,并奠下高雄港晋身现代化港湾的基石。

打狗吹水:朝鲜半岛风云的蝴蝶效应在台湾

1949年,国民党政权仓皇撤退台湾,当时国民党的第二把交椅陈诚将军来高雄港访察后说出:「这幺大的港区不用敌人炸,只要来条破船往港口一丢,就堵住了,港就被封了。你们研究,再开一个港口。」这席军事观点的建议,直至1962年海军将领出身的李连墀担任局长时听闻,便戮力奔走二港口的开凿。

秋山真之(AkiyamaSaneyuki)の魂在高雄港

打狗吹水:朝鲜半岛风云的蝴蝶效应在台湾

事实上,陈诚这席话很可能是受「日俄战争」的战史影响所得。「日俄战争」中,日本海军作战天才秋山真之,将其在1898年以「观战武官」身份考察古巴圣地牙哥湾上的「美西战争」时所学的「闭赛战法」(用沉船封死港口),在日俄战争中进行三到四次的操作,尝试封锁旅顺港。

儘管,日俄战事中的「闭赛战法」成效有限,但战役由日本惨胜,在当时便意味着弱小亚洲殖民地战胜强大欧洲殖民宗主国之政治象徵,而孙文更明言:「我们把日本人的胜利,看成是自己的胜利」。因此,日俄战争的战史过程,势必广为孙文的国民党信徒们所熟悉,遑论陈诚也是军人出身哩。由此可见,「日俄战争」实是今日高雄港一、二港口开港,并以优良港湾基建替高雄港繁荣打下基础的无名推手!

小心,朝鲜风云「蝴蝶效应」的再现?!

4月25日,数个本土社团联袂拜会美国在台协会,并提交一封给欧巴马的信件,信中不断强调美国必须尊重台湾人民应有的自决权。此次拜会的一个背景则是,为了让金正恩的捣蛋恫吓,美国国务卿凯瑞央求中国出面约束,为此中国领导人习近平藉机反要求美国必须恪守中国核心利益—台湾。

为防朝鲜风云的蝴蝶效应再次以台湾为质押兑现,我们必须小心紧盯朝鲜风云的发展轨迹,而不能短视地抱着看好戏,或唱衰南韩的幸灾乐祸。毕竟,从历史上来看,朝鲜风云衍生的大小蝴蝶效应,可是常常波及台湾,并带来各种决定性的影响啊?!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