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测评会议 >《黄宗玄专栏》民主的追求 IV:日耳曼的觉醒 >

《黄宗玄专栏》民主的追求 IV:日耳曼的觉醒


《黄宗玄专栏》民主的追求 IV:日耳曼的觉醒

连日来,牵动着台湾人敏感神经的「香港反送中事件」,激起了许多人的关注。2019 年 6 月 11 日晚间,香港进入非正式戒严,在金钟捷运站,众多的香港警察盘查着香港的年轻人们。无端搜身与近身讯问,这早就超出了合理办案的範围,况且这些多是学生,如何携带危险物品呢?

《黄宗玄专栏》民主的追求 IV:日耳曼的觉醒

随后,在脸书的社群网站上,出现了张,1933 年「纳粹德国」下的德国人民。在纳粹军官逼迫下,失去了人身自由、言论自由,被当禽兽与独裁者的玩物。这样的对照,让人怵目惊心!身处在 21 世纪的今日,原以为民主、自由、人权已是普世价值的我们,恍若进入时光隧道,内心震撼不已。

德国,又名日耳曼,经历不断省思、冲突与奋进的过程。由于,位处较内陆,因此不像英国、荷兰,甚早接触资本主义的薰陶,成为做生意的民族;亦不似法国,有着怡然的气候,资源丰沛,具备成为君主极权的土壤。那幺,德国到底有什幺呢?又是什幺因素,让这个极其严谨的民族,跃升上世界舞台呢?

早先的德国,分成 38 个小国家,是个标準的封建社会。相当稳定的领主、骑士、佃农模式,维持好一阵子。然而,随着法国大革命,自由、平等、博爱的号角吹响后,让这些封建领主们大感威胁。

有趣的是,当反法联盟成立,法国成为围攻的对象,但拿破仑组织的法国军团,却成为对抗这些保守势力,并促成德国封建制度崩解的关键!欧洲在 1789-1830 年,产生了共同的价值震荡,在绝对皇权与共和政体间,持续摆荡与寻求平衡。可见,民主的折冲,从来都不是一蹴可几,而是几经修正,才会更佳!

《黄宗玄专栏》民主的追求 IV:日耳曼的觉醒

自英国的内阁政治、美国的独立运动、法国的大革命,到德国在脱古入新的历程中,德国文化的推进是个主因。日耳曼民族的复兴运动,透过文字的蒐集与整汇,才开始突飞猛进!德国就像一个大器晚成的小孩,不断在自我与非我间,寻找受到肯定的价值,这不免,在迷惘的处境中,踏错了步子。

希特勒的出现,宛如是日耳曼的救星。为了巩固内部的统一支持,製造假想敌,变成第一要务。因此,犹太人成了代罪羔羊,只为凸显日耳曼民族的优秀。并且,对内以盖世太保进行极端的监控与言论箝制;对外则是施行帝国主义侵略,来进行反民主的突围。极其讽刺,这样的希特勒,却是由德国人民选出来的。

由于,德国的民主启蒙较晚,因此德国花了许多时间在探索自己的根源。日耳曼意志的强烈,也在经济惨淡的时刻,容易引发「法西斯主义」的崛起与猖狂。

每当,德国提起这段历史,总是感到羞愧与耻辱。这是一段被蒙去了眼,所种下的「平庸之邪恶」!希特勒的崛起,造成全球的灾难,也让日耳曼的祖灵蒙尘,对照另一张《香港的父母,觉得歉疚万分》的图片,想必德国人与香港人,有着共同的哀叹与历史记忆!昨日德国,今日香港。日耳曼的觉醒,更具意义。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