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测评会议 >《黄宗玄专栏》白辽士幻想交响曲与尼采的酒神精神 >

《黄宗玄专栏》白辽士幻想交响曲与尼采的酒神精神


《黄宗玄专栏》白辽士幻想交响曲与尼采的酒神精神《黄宗玄专栏》白辽士幻想交响曲与尼采的酒神精神

2019 年 3 月 8 日,我在母校【海东国小】,一年一度的音乐分享会上,聆听了白辽士的「幻想交响曲」!在轻、中、重的各种管弦乐器的不同音色之中,我彷彿走进了音乐所描绘的景象之中。用小提琴,拉着着鬼魅的叫声;倒反的弓弦,摩擦着中提琴,模拟细碎的步伐;以及大提琴,浑重的乐音下,讲述着白辽士,在孤寂的郊外,低垂着头,一路沮丧…

在如此跃动的音符之中,我发现了白辽士的交响曲里,最不一样的地方:「就是那是三个字,生命力!」起初,吵杂的音乐,略显刺耳,轰然一响的乐器声,划破了寂静,开始一连串、一连串层层叠叠地音阶,忽快忽慢,像是走上了云端,越过了溪流,冲越了山巅,在最深最远处,翱翔… 惊豔的色彩,让我有种全新的感受:「白辽士的音乐,无法睡前听,不然精神会更亢奋!」

埃克托·路易·白辽士(Hector Louis Berlioz),生于 1803 年 12 月 11 日,卒于 1869 年 3 月 8 日。由于,在医生世家,继承衣钵的使命,让白辽士被迫选择医学。或许,因为白辽士很晚才入行,进入音乐的领域之中。所以,用【生命】来谱曲的强度与硬度,远远大过其他的音乐家更多、更多… 然而,在法国巴黎的这几年间,各式演奏会,触动了白辽士内心的音乐魂!

《黄宗玄专栏》白辽士幻想交响曲与尼采的酒神精神

1826 年,在白辽士 23 岁的这一年,一个重要的决定,铸下往后音乐史的巨大跃进。那就是:「弃医学从音乐,与家庭决裂…」这个决定,首先要面对的艰难课题是,顿失经济来源的贫困生活,要怎幺度过呢?对白辽士来说,音乐是一个企盼触及的目标;然而,好在深厚的人文底蕴与强大而不偏食的阅读习惯,让白辽士能够藉由书写【乐评】,兼备知识、乐理的深度,更能解除经济上的匮乏!

《黄宗玄专栏》白辽士幻想交响曲与尼采的酒神精神

此时,彷彿碰到水的海绵,白辽士拼命地吸收着音乐的灵魂,并一次次透过手中的谱曲与指挥棒,挥洒在已经木然的世人眼中,做出新的开创… 晚于白辽士出生的尼采(1844 年 10 月 15 日-1900 年 8 月 25 日),在其最有名的理论中提出:「运用希腊神话中,酒神的精神,来连结生命中的创造力,而这也是人之所以为人的关键…」白辽士的音乐里,重新赋予各样乐器,满满的生命力!

为什幺会说白辽士的音乐,充满了生命力呢?主因在于【思考的模式迥异】,一般来说,科班出生的音乐家,首先要学习的乐器就是钢琴。而钢琴通常用于独奏与单一乐器的涵盖性,相对会排斥其他的乐器的发展及学习。有趣的是,在音乐家中,只有白辽士跟华格纳,是不精通钢琴的音乐家!也就是因为这样,白辽士的思考在于:「如何让各种交响乐器,发出其声音的极致与最大生命力…」

自 20 世纪 60 年代末至今,音乐学者们和指挥家们不断地指出,在白辽士丰满华丽的音响当中,永远不缺少典雅纯正的旋律和对于强大的戏剧性力量的控制。白辽士的风格充满诗意,他极富创造力,大大改革了管弦乐作品的创作方式以及管弦乐团的编制和表现力。当然,最引人注目的还有他极其出色的配器法,那感觉,似乎唤醒了人类沉睡的灵魂、丧失的五感,去重新连结起人与自然的关係…

《黄宗玄专栏》白辽士幻想交响曲与尼采的酒神精神

引用精神导师,尼采的话语:「改变思维比学习技巧更重要!」尼采试图在过度理性的人类世界中,寻找横空遗世的灵魂,而这个灵魂,来自于我们的思考,以及我们强烈的内在动能!贫困,让白辽士更能体验生命面对挫折之下,对永恆希望-【音乐】的坚持,那是需要多幺强烈的战斗意志,才能谱写出属于自己的生命乐章!在酒神的精神带领下,人类并非走向虚幻,反倒是更加真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