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性小米 >《黄宗玄专栏》海洋、岛屿与神话 >

《黄宗玄专栏》海洋、岛屿与神话


《黄宗玄专栏》海洋、岛屿与神话《黄宗玄专栏》海洋、岛屿与神话

2019 年初春,岛屿的天气,逐渐转凉。东北季风呼呼的吹,带来冰寒的气息。我站在岛屿的最西点(古称岗仔西,现今的城西防风林)上头,望向那巨型的木麻黄林,它正伸出硕大的手臂,环抱住这片海岸。我爬上了大堤,顺着堤边,往下端倪,眼前是丛生的海檬果、蔓生的马鞍藤,围绕住整个海岸线….

这儿异常安静,只能听到海浪的拍踏声与耳边的风涛声。我漫步在绵延无尽的堤防上头,迈着轻快的步子,想要将这片美丽,尽收眼底!冷冽的风儿,飕飕地打在我的脸上;掀动着我的衣服;冰冻着我的双手。然而,每当到冬季的此刻,我的脑海中,总会浮现出:「那一年,我在澳洲的『塔斯马尼亚』岛上的难忘回忆!」一段在心形岛屿上的奇妙之旅….

《黄宗玄专栏》海洋、岛屿与神话

2012 年 7 月,研究所硕一的我和实验室的学长姐们,参加了肌电生理与生物力学的研讨会。因缘际会下,造访了南半球,由布里斯本、墨尔本,最后在塔斯马尼亚落脚。这是一个位在澳洲最南方的小岛,由于纬度最高,也是澳洲最接近极带与最寒冷的地方!怕冷的我,将全身最厚重的衣服,都穿上了身,并昂起了脖子,想领受一下….

要抵达塔斯马尼亚岛,必须由澳洲大陆的墨尔本,搭乘邮轮,横渡夹于两岸之间的-巴斯海峡。那时,我以为这段航程,会是个再简单不过的航行。就跟从台湾渡过黑水沟(台湾海峡)到达澎湖一样轻鬆、容易。结果,我发现大错特错了!这个巴斯海峡,可以堪比台湾的巴士海峡….

由于,在墨尔本,我们一行人租了『露营车』。这天,乘着露营车,开上邮轮,刚想说:「终于可以在真正的『房间』里,好好睡个觉了….」在夹杂着既期待又兴奋的心情,一伙人坐在熄火的车上,慢慢由输送带,进入船舱中,逐渐地将整台车都吞噬掉。我东看看、西看看,充满了好奇!然而,没多久,我就被颠簸、摇晃的船面,震地站不稳脚。我的身子东摆、西摇的,彷彿失去了重心。一会儿后,巨大的呕吐感,不断袭来。在船上的『房间』里,我大大地呕了一整夜….

《黄宗玄专栏》海洋、岛屿与神话

迎着风儿,想到这个片段,还是不自觉会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我望向了海洋的方向,看着潮水,带来了白浪,以及沙滩上,满是的蚵仔壳的碎片,布满了视线。空气中,带着些微的溼气,这是塔斯马尼亚那高冷的山峰上,所没有的。然而,广袤、苍茫的色调,却有如塔岛般的惊艳与绝美!

《黄宗玄专栏》海洋、岛屿与神话

同样都是岛屿,塔斯马尼亚岛上,保存了最原始的景观、最自然的特色。由脚底冷到头皮的零下二度西,以及大伙烤着火炉,吃着玉米汤的时光,都一幕幕涌上了心头。要说是探险也好,要说是勇闯也罢,五个人就呆头呆脑地在钟乳石洞的国家公园里夜游;在无人的旷野中凝视湖上的光芒;在亚瑟港的监狱里漫游。那气息,随着海洋,穿越了数万公里,顺着眼前的海风,拂面而来….

《黄宗玄专栏》海洋、岛屿与神话

在抵达塔斯马尼亚岛的那个晚上。听着身旁的游客,一位老爷爷,噘起了脸,聚精会神地述说着,一个奇异的神话故事!塔斯马尼亚人,有着双头的形状,面露恶魔的面貌,他们与澳洲原生人不同,有着被诅咒的过往…. 事实上,1803 年被英国入侵前,塔斯马尼亚原住民估计有约 3,000 至 15,000 人。

很多历史学家认为欧洲人所带来的疾病,而并非是原先所想到的屠杀,导致了塔斯马尼亚原住民的灭绝。Geoffrey Blainey 在 1830 年写到「当然疾病是导致土着人数量骤降的主要原因,但是战争与屠杀同样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 另外一些历史学家将『黑色战争』看作是有记录以来最早的种族屠杀行为….

《黄宗玄专栏》海洋、岛屿与神话

走在岛屿的最西端,我俯下身,看着红色的日光,斜映在白芒草上头,绿色、淡紫色的色泽透出了岛屿上头的生机。与塔岛上低矮的植被不同,在数百年来的溪水沖刷与沉积,岗仔西成为台湾岛上,最凸出的西界。在西界的点上,可以看到夜空的繁星,与响彻云霄的暗蝉声儿!这个静谧的地方,有着与塔斯马尼亚岛上,相似的深水与广漠,还有似曾相似的颜色,转在眼前….

《黄宗玄专栏》海洋、岛屿与神话

事隔多年,我并不知道,双头人的真实性,到底如何?我也不知道,多年前,曾经造访的巫婆小镇,现在变成什幺样子?然而,在冰寒的此刻,我总会想起,有曙露出云层的光线,照射在吹出白烟的空气中,两旁是巨大的蓝山、翠绿的景緻,深深环抱住我的身躯。而此刻,我正望着那同样的阳光,在巨型的木麻黄林上头,斜斜地照耀在我颤抖的身上….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