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专家学者 >《黄宗玄专栏》枪口下的台湾艺术巨人:陈澄波 >

《黄宗玄专栏》枪口下的台湾艺术巨人:陈澄波


《黄宗玄专栏》枪口下的台湾艺术巨人:陈澄波

陈澄波,曾是个不能被提及的「名字」。台湾人被迫噤声,而不敢诉说他如诗一般的故事!时至今日,在这蒙昧的时代,许多被遮盖住的好事、坏事,也在威权褪色下,慢慢、慢慢地露出原初的色彩。这色彩,恰似陈澄波笔下的景物与人物的灵动、轻巧、活泼,以神奇的韵律,围绕…

陈澄波的人生,宛如戏剧一般,正巧跨越了 1895 年(马关条约下,台湾被割让)到 1947 年(二二八大屠杀)。他一出生,就面临台湾命运的交叉口,使得陈澄波,内心有许多认同的纠结。「我到底是谁?」;「我要去哪儿?」这是陈澄波最常问自己的问题。母亲早亡,陈澄波一手由祖母带大,自小受的是私塾汉文教育,13 岁入公学校,开始接受日本式的教育…

《黄宗玄专栏》枪口下的台湾艺术巨人:陈澄波

从小,陈澄波就很喜欢画画。独特的天赋与爱好,可以在他的日记本中,一窥真相。他喜欢纪录生活中的细碎日常及市井小民的点点滴滴… 因此,陈澄波自小就发愿要将手中的画笔,以缤纷的色彩,推向日本帝国美术院展览会(帝展)。帝展,是 1919-1935 年,日本改制为日本帝国下,更名的。此时期,美术的潮流走向了浮世绘融合西画之鲜豔颜色的新转变!

当时的台湾氛围,学习艺术是个能够翻身的机会。只要台湾的艺术作品,能够入选帝展,将会是新闻与报纸的头版头条!这股动力,不只驱使着陈澄波持续拼搏的关键,也是在他热爱的绘画中,莫大的肯定。公学校毕业后,他进入了台湾总督府国语学校(当时的师範学院,与台大医学院齐名;现在分别为: 台北市立大学博爱校区、国立台北教育大学),遇见了他的重要启蒙老师-着名的水彩画家 石川钦一郎。

石川钦一郎着重写生训练与水彩技法,让陈澄波在此时期,逐渐掌握住绘画的写意及描摹精髓。1917 年,自国语学校毕业后,他到公学校中,担任教员。1921-1923 年,他带着学生们到处写生,描绘台湾各地的特色!出生在嘉义农村的陈澄波,特别喜欢用简单的笔触,述说乡下的秀丽景緻,善于写景的他,总是将浓重的颜色,以画笔轻巧地带着,让嘉南平原上,抬头可见的玉山,如此地波澜壮阔,而堆积在上头的白雪儿,闪烁着太阳照射下的光泽与空气中的一丝丝冰寒…

《黄宗玄专栏》枪口下的台湾艺术巨人:陈澄波

淡水夕照中,西式的洋楼与古式的砖瓦平房,罗列在淡水港边!建筑,是淡水古城的特色,有西班牙人的遗留与荷兰人接着盖上的红毛城,在画面中,彷彿穿越时空一般,望见空气中一股热闹的氛围!在人来人往的货物贸易港湾,一切都是如此新鲜与神奇… 陈澄波的画作,带给人们一种极深的亲切感,以及对土地的深深眷恋!然而,就像许多今日的年轻人一样,他的内心依旧有着一颗不安分的灵魂,在心头不断燃烧、燃烧着炽热的火光,周围弹跳起飞溅的黄色火苗,跃动…

1924 年,陈澄波以三十岁的「大龄」,考入东京美术学校图画师範科就读,他的偶像,正是梵谷,可以说:「在追逐梦想的路上,他是一位行动的巨人!」此时,台湾、中国、日本,都有他的展览足迹,俨然是个世界级的人物了。然而,或许内心对自我认同的那股声音,牵动着他… 他因友人引荐,到当时的上海艺专授课,并获得中华民国的应聘!且一路顺遂,直到 1932 年,一二八事件,中国发生反日风潮,一切都走样了。陈澄波不只处处受排挤,更因担心家人的安危,让身处在异乡的他,只好赶快回到台湾…

回台后,陈澄波不仅继续描绘乡土,也与几个朋友组成绘画联盟,继续深耕图画的养分与突破!而事情一直到,1945 年,台湾终战,一切似乎急转直下。许多看起来是欢欣的背后,却是众多悲惨的结局… 由于,陈澄波曾经到过上海教书三年,所以算是半山(会说中国语的台湾人)。犹记得,他在台湾【光复】(其实是转进)之后,还欢天喜地得画了张有着青天白日满地红旗的画作,欢迎祖国…

就像一条剪不断、理还乱的毛线。这样的错综複杂认同,或许一直在陈澄波的心底蕩漾着; 同时,也是那时代人,对于中华民国,这样的祖国,内心有着一个美好憧憬的大大误会… 受私塾汉语教育的陈澄波,在一路正规求学后,都是在日本体制长大的孩子,他整整度过了五十年的日治时期,但他或许万万没想到:

1947 年 3 月 25 日,身为二二八调解委员会成员的陈澄波,被中华民国的军队,双手反绑,在嘉义火车站前的喷水池畔,被羞辱游街与乱枪打死!他最后的身影,依稀可见胸口的弹痕,双眼仍未闭上,可见他的不甘… 陈澄波对这片土地的爱,与他的认同,都在那个时代里,做出最好的诠释:「没有国,哪有家呢?」时至今日,阅读到陈澄波的这段历史,内心仍然波涛汹涌,余波荡漾!那是个对历史,最大的控诉,也是划时代下的重要人物!生于 1895 年-卒于 1947 年 陈澄波。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