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专家学者 >在爱中(一)‧一纸婚书非幸福保障‧单车情侣时机对了才结婚 >

在爱中(一)‧一纸婚书非幸福保障‧单车情侣时机对了才结婚


在爱中(一)‧一纸婚书非幸福保障‧单车情侣时机对了才结婚很多人穷其一生都在寻找一个心灵伴侣:不需要太多的言语便能懂得自己的人,并可以不用担心对方受伤害而说出自己的想法;继续一段可以让自己觉得很安全很舒服的关係。有人认为长远的关係必须有婚姻作为保障才能维繫下去。在一起16年的单车情侣周延翰与廖兰心却不这幺认为。年过卅的影视製作工作室伙伴周延翰与廖兰心一直以来都维繫着有点黏又不太黏的情侣关係。过去16年来,他们曾经想过要注册结婚,家人也曾催婚,身边的人也会笑问婚期,可是他们依然自在地维繫着未婚状态,但却已认定对方的亲密关係。目前,他们对婚姻抱持的态度是,没有抗拒,却也没有特定计划。“我们一直都有在讨论,生育也在考量範围里,毕竟生育在传宗接代上有它的意义。”对他们来说,家人的催婚和担心、家里有人病重都不能成为结婚的理由。家人从催婚到接受廖兰心说:“曾有报章报导我抱持不婚态度,妈妈当时看了说很心疼。事实上,不管女儿结不结婚,妈妈都是会担心的。我到国外工作时,妈妈还说如果不要结婚可不可以先生个孙子让她抱?”“家里老人家会说生命就快走到尽头,想看我成家,可是生病和结婚是两回事,不能因为家人生病所以要我们结婚。”周延翰对结婚态度的坚定,也让家人从催婚慢慢地转变成接受他们的关係。在刚投入社会工作时,他们曾在某个纪念日萌起注册结婚的冲动,后来发现手续繁多就打消了此念头。现在,结婚对他们来说是时机对了才会去做的事。结婚只是法律上认可“别人会问我为甚幺不给女方一个名份?我会问为甚幺不是她给我一个名份?可是别人总会问男方。结婚不应该是到了瓶颈才想去的另一个阶段。如果因为要分手了就去结婚,那结婚也可以离婚。如果两个人随时可以分手离婚,婚姻也不是一个保障。”结婚对他们来说只是法律上的地位认可,比如在人生大事,如葬礼上,如果没有一纸结婚证书,对方无法为爱侣做些甚幺。“结婚对你的意义是甚幺?就好比有人说这食物很好吃,你也跟着去吃,你付了钱,那你知道自己吃了甚幺吗?如果只是抱着人吃你也去吃的心态,那于你又有些甚幺价值和意义?”周延翰问道。现代婚姻夫妻应各司其职延翰与兰心认为,儘管现在已经是二十一世纪,可是传统的婚姻枷锁依然存在,唯一不同的是,离婚已经是一件很普遍的事。“以前会听说不离婚是为了孩子,现在也还有人这幺做的。不过,现在的人不会觉得离婚是件羞耻的事,以前会碍于流言蜚语而勉强维持婚姻。”兰心认为,现代婚姻应该是夫妻各司其职,因应各自的能力扮演适当的角色,而不是因循守旧,坚持男主外女主内的观念。“如果一个人在婚姻里不快乐,那另一半也不会快乐。”对于一对男女可能已经走到了分手的路口,可是却因为传统的观念如不要吃亏之类的,最后选择结婚让这段关係看起来圆满的传统做法,他们并不认同。对于现在相对普遍的离婚,延翰认为,凡事都有解决的方式,而且两个人在一起,如果没有想过离婚,那就不会发生。“一开始结婚就想离婚的话,那就会过得战战兢兢。”生活伙伴也是好旅伴婚姻是人生旅程中的一部份,而旅行则是在体验生活。有人说,要想知道对象是否适合共同生活,两人可作一趟自助旅行。延翰和兰心在一起多年,两人是非常契合的旅伴,犹如人生路上,总能一起分享路上的风景,一起抵御迎面而来的风雨。“除了生活伙伴之外,我们也是很好的旅伴,我不记得从甚幺时候开始没有跟团去旅行。旅行需要很好的旅伴,我们的确是,很多关係再好的人都无法一起去旅行,这一方面我们可以互补。”延翰曾在只身从雪兰莪州的住家骑脚车往中国上海市跟在那里工作的兰心会合,这趟单车之旅全程70天,净骑了大概四分之三的路程,即约4600公里,横跨5个国家,即马来西亚、泰国、寮国、越南和中国,以及曼谷和河内这两个都市。他们也曾在2012年到韩国展开为期3个月的脚车之旅。常谈心事聊出感情谈起相识到相恋的过程,延翰和兰心即相视一笑,才娓娓道来两人的爱情故事。他们同是1997年届的拉曼学院新闻系学生,也是同班同学,在学院新生日延翰便看见了兰心和一个朋友在一起,那也是延翰对兰心的第一个印象。两人开始成为好朋友,延翰也不时会和兰心谈心事。“那时候他暗恋着一个女孩,可是被拒绝了。后来他脾气变得很暴躁,常常发脾气。当时他是班代表,我们都以为他是因为失恋才会那样。”原来,性情上的转变是因为延翰自己知道,他对兰心的感觉起了变化,而暴躁的脾气是因为他正面对内心的挣扎,担心一旦表白,兰心会有“自己是备胎”的想法,敏感的他进退维谷。碰巧延翰参加了一个观摩团,需要离开10天,于是他鼓起勇气表白,两人就藉这10天的时间和距离去思考这段关係该以甚幺形式走下去。“当他告诉我时,我的确觉得意外,因为我们一直以来就是好朋友。可是在他离开的那10天里,我对他的感觉才慢慢了然。”这两手一牵,转眼便过了16年。脾气大常为小事吵架在两人的相处模式中,延翰属思考型,廖兰心则是行动派,兰心笑称,不结婚或许是延翰还在等着她求婚呢!延翰认为,兰心在个性上比较强势,行事较为果断,他有时候会想得比较多。“他有时候显得比较拖泥带水,不过这样的情况在他骑脚车去上海后已经改善多了。”兰心说。生活中,延翰能够带给兰心绝对的安全感,让个性较敏感的她能够在陌生的环境里定下来,并展现最真实的自己。“还记得他骑脚车抵达上海的那个晚上,本来一直属于自己的空间突然多了一个人。晚上睡觉时,由于他打呼声太厉害,让我在睡梦中觉得好像地震了。我一拳就挥了过去,还骂他。然后,他就一整晚蹲在床边,靠着床不太敢睡。我想当时他也是太累了,反应不过来,也没有去客厅睡沙发。我是有些内疚,可是这就是当时的我最直接的反应。”两人的共同点是脾气都很大,常为了小事吵架。在这种时候,延翰会让兰心尽情地说出自己的感受想法,“只要她讲出来,她就能够冷静下来。所以啊,男人要在适当的时候沉默或发言。”这时候在旁的兰心笑着补上一句:“还有要适时认错。”当吵架吵至兰心提出分手时,延翰便知道警钟响了,得赶紧补救。他不选择走开,因为他明白,若走开了,事情也还未解决。兰心也学会了就算气上心头也会暂时把情绪和事件分开,为自己的不当行为道歉。“我只知道,如果她不开心不快乐,我也不会开心和快乐。”人生价值观相近周延翰与廖兰心两人的人生价值观相近,两人都看重结果的意义和价值。在一起16年来他们一直敞开心扉,不间断的对话,让他们俩默契十足,这也是最让他们骄傲的事。“有时候我们看到了一些事一些东西,不必说出口,就已知道对方的看法和想法了。”远距离无阻沟通这样的默契并没有让他们把所有事视为理所当然,“我们的想法都会改变,所以我们一直对话,去了解对方的想法是不是已经改变。”生活中,两人无时无刻不保持联络,就算分隔两地,距离也无阻他们沟通。“她在上海那段时间感觉有点奇怪,明明两个人分隔两地,各自生活,却对彼此的状况了如指掌。”“有时候我们对一些事的看法或许不同,但我们都有共识,就这些生活的小细节让我感动。我们毕业后工作两年,唸书一年,再参加学生交换计划,这段期间我们都在一起,我们可以接受差异的存在,彼此的接纳度非常广。”他们皆认为,在婚姻或任何关係上,最重要的是保持沟通。单车之旅拉近两颗心兰心曾经在上海工作4年,这段期间和延翰虽然无时无刻不保持联繫,可是毕竟生活环境、工作性质等全然不同,生活的步伐也变得不一样。“我们的距离拉开了,各自生活,她工作时常常废寝忘食,也变得不相信别人,那个时候整个人非常紧绷。”上海守候两个月两人的关係停滞不前了。因为珍惜这段感情这个女子,延翰决定到上海守候两个月,只为了让兰心放下工作,和他出走一趟。“骑往上海的那一趟单车之旅让我知道,世界上善良的人很多,我很想她也去感受一下人的善良和信任。”于是他们把所有家当都打包寄回大马,展开韩国单车之旅。兰心表示,工作十多年来,她不曾试过在找到下一份工作前辞职。所以在展开旅程初期她总有很多忧虑,担心旅程结束后找不到工作之类的,后来她也终于才明白“计划赶不上变化”的意思,慢慢地学习去享受那旅程。这趟旅行让他们彼此靠得更近。/副刊‧报导:何欣瑜‧2014.03.31
上一篇: 下一篇: